首页

>> 中档揭秘

毛泽东主席与尼赫鲁
编辑:仓石先生

 一、地理位置

 二、麦克马洪线

 三、新中国成立后边界争端

 四、中印自卫反击战爆发

 五、毛泽东看中印边境争端

 六、蒋介石对此次中印边境战争的立场

 七、1962年中印战争结果

 八、中印战争评价

 九、中印战争军事实力分析

 十、中印自卫反击战的战斗英雄

中印自卫反击战揭秘

2017-09-05 10:17:38

阅读模式

下载本文

收藏本文

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印边界争端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951年2月,印度政府乘新中国成立之初忙于内务无暇顾及中印边界问题与抗美援朝战争之机,再次派兵100余名越过西山江、达旺河,侵占门隅首府达旺,强迫一直在那里行使管辖权力的中国西藏地方政府搬迁;

印度在侵占达旺前后,还侵占了“麦线”以南门隅的马果等地。

1951年10月,印军一部又在直升飞机的配合下,侵占了上珞瑜的巴恰西仁,在梅楚卡等地强行建立兵营。

1951年18军徒步离开昌都开拔拉萨

1952年6月14日,周恩来在中国已完成和平解放西藏的任务后,针对印度政府历次来的照会中所提它在西藏的各种“权益”,向印度驻中国大使潘怩加就中国处理印度与中国西藏之间的关系问题,提出了一个原则和一项措施。周恩来指出:“对于印度在中国西藏的关系的现存状况是英国过去侵略中国过程中遗留下来的痕迹,对于这一切,新的印度政府是没有责任的。英国政府与旧中国政府缔结不平等条约而产生的特权,现在已不复存在。因此,新中国与印度在西藏的关系,通过协商重新建立起来。”

周恩來亲自修改的《中印两国总理联合声明》

鉴于中印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和中国西藏地方与印度在宗教及商业上的紧密联系,中国政府争取印度的友好合作是极为重要的。

周恩來亲自修改的《中印两国总理联合声明》手稿放大

1953年12月,周总理接见中印两国代表团谈话时提出了互相尊重主权与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

他说:发展两国友好关系,商谈印度与中国西藏地方的关系,谋求解决那些如正成熟的悬而未决的问题,也应该按照这些原则进行。印度代表团对这五项原则表示完全赞同。

实际上1953年印军基本上侵占了门隅、珞瑜、下察隅各地。

1953年前后,印度不断向争议地区派遣士兵及装备。

1954年将侵占的“麦线”以南、传统习惯线以北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建立起“东北边境特区”,并修正官方地图,并将“麦克马洪线”一直按明的“未经标定边界”第一次改标为“已定界”,使侵占的中国领土固定化、合法化。

中印边境中段,印军除了占领英国殖民主义者侵占的桑、葱沙两地外。

1954年又侵占了香扎、拉不底、乌热三地;

1955年侵占了波林三多;

1957年侵占了什布奇山江及附近的一块草地;

1957年,川、甘、青三省藏族地区的少数分裂分子聚集拉萨,成立了一个名叫“曲细岗珠” (汉语“四水六岗”的意思,泛指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等藏族聚集的地区)的叛乱组织,妄图将这些地区和西藏融为一体,建立一个“大西藏共和国”。

1958年又侵占了巨哇、曲惹两地。这样,印方在中印边境中段共侵占中国约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

1958年4月20日,与西藏相邻几个省份的武装叛乱头目及藏军共5000余人窜入拉萨,与哲蚌、色拉、噶丹三大寺的代表秘密聚会,签订了正式盟书,决定把叛乱的武装力量全部统一在“曲细岗珠”组织之内,还划分了将来叛乱时各自承担的任务。6月18日,恩珠·贡布扎西等叛乱分子在西藏山南地区的竹古塘正式宣布成立“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简称“卫教军”)。美国中央情报局一直秘密支持西藏叛乱分子。卫教军一成立,美国便给他们提供了武器弹药。噶厦(即西藏原地方政府,1959年3月废止)也全力支持这一叛乱武装,给叛乱武装发放粮食和武器弹药。卫教军成立后发展迅速,由最初的800多人很快扩展到1500余人。他们在昌都、黑河、山南、林芝、江孜等地策动当地反动分子,袭击人民解放军驻地和车队,破坏交通干线,抢劫物资。叛乱分子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给西藏人民造成了深重灾难。

人民解放军和西藏民兵在平叛藏独叛军路途中

1958年7月4日,达赖在布达拉宫举行仪式,正式接受叛乱组织“曲细岗珠”所献的“金宝座”。噶厦以达赖名义给藏、川、澳、甘、青500多名“曲细岗珠”组织成员回赠了礼品。接着,这些分裂分子给达赖呈送了一份报告,要求达赖领导“曲细岗珠”所涉及的地区,公开提出“保卫宗教”、“西藏独立”、“反对改革、反对共产党”的口号。

接受美国中央情报局训练的藏独武装份子合影

1958年7月21日,卫教军在拉萨以东80余公里处的争莫寺袭击了解放军一辆运输汽车,打响了武装叛乱的第一枪。此后的近一年的时间里,他们牵制了西藏军区三分之一的兵力。

解放军缴获的的藏独叛军美印支持武器

1959年1月,叛匪血腥洗劫昌都西南约200公里的扎木(现波密)中心县委之后,又围攻泽当中共山南工委77天,围攻丁青县委90余天。叛乱中,这些匪徒不仅截断公路,炸毁桥梁,伏击车辆,袭击兵站,而且抢掠财物,奸淫妇女,杀戮无辜,破坏寺庙,连寺庙内敬神的灯油、灯盏也要夺走。

嘉黎阿扎寺活佛和其管家叛乱后,捣毁佛像,焚毁经书,还把寺内的金银财宝抢掠一空。山南凯松溪长全村仅有50户人家,卫教军杀进村庄之后,洗劫了每户家庭,奸污了全村妇女,从10岁小姑娘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无一逃脱叛匪的蹂躏。

与此同时,在西藏噶厦反动分子的指令下,青海、四川等藏区的叛乱武装开始聚集,向拉萨移动。西藏当地的叛乱分子和旧藏军主力,也化装起来,秘密潜入拉萨。西藏的形势极其严峻。

1958年8月,中国与印度巡逻队发生冲突,一名印度军人被击毙,中方控制原为印度方面的军事阵地。

1958年9月8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对上述行动进行解释,声明行动的目的是防止残余的西藏叛乱分子出入边境。

中印边境西段,1951年前后,印军趁中国军队刚进入阿里地区之机,侵占了受泥山江以东的卖争拿马和碟木卓克附近约449平方公里的土地;

偷袭中国军队射击的印军,使用的仍然是英国老式的恩菲尔德步枪和布伦式轻机枪。

1954年以后,印军又侵占了巴里加斯。

中印边境目前有争议地区总面积为12.5万平方公里,其中东段约9万平方公里,中段约2000平方公里,西段约3.3万平方公里相比起来,中印边界中段问题较少,中印双方几年前就交换了实控区地图,边境问题已经得到初步解决。

尽管印度在边境上对中国领土步步蚕食、侵占,中国外交部边向印方提出过多次交涉、抗议,但由于中国坚持通过和平谈判解决有争议的边界的方针,所以,从1951年到1958年间,中印边境地区基本上是平静的。

藏独紧张局势

1959年3月,在西藏所取得的平叛胜利,打掉了中外反动势力阴谋制造“西藏独立”的社会基础,使印度幻想的“缓冲国”的企图破灭。印度当局对西藏境内地民族分裂势力采取或明或暗地支持态度,给两国关系投下阴影。印度政府蓄意向中国挑起边境争端,制造边境紧张局势,使中印关系严重恶化。

印度小女孩手举拥护尼赫鲁的标语

印度边境拉达克地区,两名儿童手持标语表示支持印度总理尼赫鲁。

1959年3月22日,即西藏反动上层在拉萨发动的武装叛乱被我党平息,拉萨战役结束的当天,印度总理尼赫鲁正式给中国总理周恩来写信,提出了大片领土要求。尼赫鲁不仅要求将已被其非法占领的东段边境“麦克马洪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和中段边境2000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入印度,还要把西段边境一直在我国政府有效管辖下的阿克赛钦等地区33000多平方公里的领土也划归印度。

在1950年至1951年我军进军阿里、1956年至1957年中国在阿克赛钦地区修筑新藏公路时,印度政府并没有提出异议。但这时印方却说该区属于他们,并硬说中国“侵占了印度领土”。尼赫鲁无理要求的中国领土总面积约有12.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福建省的面积。

印度在调兵开赴边境,路过印度的村庄,老百姓不知所措的表情

缴获的印军电台

(1)

(2)

(3)

在印度蛊惑下,一些西藏宗教人事武装叛逃印度,被解放军拦截(以上1、2、3)。

印度当局在其无理要求遭到中国政府的拒绝后,继续推行“前进政策”,使用武力片面改变业已形成的边界状况,并不断制造流血事件。

美国中情局支持“藏独运动”秘密计划的档案。图为反华势力给西藏分裂分子的一份信件

1959年3月10日,拉萨发生动乱,西藏部分宗教领袖逃往印度

1959年3月22日尼赫鲁给周恩来写信向中国提出大片领土要求。

同月31日,宗教领袖及其数千名追随者得到印度的官方庇护,此举引发了中国的愤怒和指责。

继续越界侵占:在东段,印度派兵越过“麦线”,于1959年4月25日侵占了该线以北的朗久;

1959年4月28日印度侵占了塔马墩;

中印边境冲突期间,印度在中国领土内进行兵力调动的印军部队

1959年5月16日,中国官方指责印度干涉中国内政。

印度提供支持的西藏叛军约合4000多人,被解放军俘虏

美英等国的情报机构参与了叛乱。杀害爱国藏民首领格达活佛的英国人福特被抓获

1959年8月13日侵占了兼则马尼(沙则),并在这些地区建立了哨所。

接着,1959年8月25日印军挑起朗久事件,向我驻朗久附近的工作队开枪射击,在印军遭我还击2人毙命后,于27日仓皇撤逃。

1959年9月8日周恩来在给尼赫鲁的回信中明确指出:中印边界从未正式划定,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双方应根据“五项原则”,通过友好协商,全面解决边界问题。

周恩来在信中指出:中国绝不承认所谓“麦克马洪线”,但是为了维持边境的和睦,中国军队从未越过这条线,中印边境出现紧张局势,都是由于印军越境挑衅造成的,应该由印度方面负完全责任,希望印度政府立即采取措施,撤回越境印军和行政官员,恢复两国边界久已存在的状况。

中印边界作战时部队艰难运输,中国士兵用扁担挑着120mm 迫击炮运过世界屋脊

1959年9月26日周恩来在接到尼赫鲁的来信后,又于11月7日给尼回信。信中指出:如果两国政府不想出一个十分妥善的解决办法,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边境冲突今后还可能出现;为了有效地维持两国边界的现状,确保边境的安谧,并且为边界问题的友好解决创造良好气氛,建议两国武装部队立即从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武装接触。

1959年10月20日在西段印军3人在空喀山口非法越境侦察,遭我边防巡逻队扣押后,60多名印军于21日越境围攻我巡逻队,我方被迫还击,双方互有伤亡,在我击毙印军9人,俘7名后,印军余部狼狈逃窜。这就是空喀山口事件。

印度政府借朗久、空喀山口两次事件,掀起反华浪潮,配合当时联合国在辩论“西藏问题”时对中国的诬蔑。

中方医护兵将被俘印度伤兵送入直升机

1959年11月7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致函印度总理尼赫鲁,建议两国武装部队立即从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武装接触,同时建议两国总理尽快举行会谈。但是,印度总理尼赫鲁拒不接受,反而认为中国软弱可欺,加剧了在中印边境进行的武装挑衅。在尼赫鲁拒绝中方建议之后,为了两国的共同利益和亚洲及世界的和平,毛泽东决定:中国部队单方面从中印边境后撤20公里。

1959年11月16日周恩来接到尼赫鲁的来信后,于12月17日又给尼回信。信中再次提出和平解决边界争端的具体步骤,建议两国总理举行会谈。

1960年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与毛泽东的中国交恶,印度总理尼赫鲁在冷战时与苏联的关系较为密切,同时也因为美国在韩战曾与中国交火,因而拉起连线围堵中国,故美苏两大强权在当时意外地同时支持印度,并向印度提供武器、物资援助及国际舆论的支援。尤其是国际舆论的作用下,一同谴责中国“入侵”印度的战争行为,认为中国事先发起战争攻击印度。

1960年1月,中方又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命令我方在实际控制线20公里内不开枪,不巡逻,不平叛,不打猎,不打靶,不演习,不爆破;对前来挑衅的入侵印军,先提出警告,劝其撤退,劝阻无效时,方能依照国际惯例解除其武装;经说服后,发还武器,让其离去。

一个印度士兵在“守卫”锡金的通讯线路,印度总理提出领土要求,印度军队一步逼近一步上门来闹事

中国政府单方面命令军队后撤20公里后的两年内,印度军队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地向中国境内进攻。

1960年4月,经过一段交涉和安排,周恩来亲赴新德里,与尼赫鲁举行会谈。然而,中方为争取公平合理地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真诚努力,仍然没有得到印方的响应。双方除同意由两国官员共同审查、核对和研究有关边界问题的事实材料并向两国总理提出报告外,未达成任何实质性协议。

尽管如此,周恩来本着求同存异的方针,并为推动中印双方沿着和平谈判的道路走下去,他在离开新德里前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了书面讲话,指出两国在边界问题上可以找到六个共同点或接近点。他建议把共同点或接近点肯定下来,以便于两国政府继结商谈。他提出的六点完全是对等的,没有任何一方强加于另一方的要求,但印方仍拒绝了中方这一建议。

1960年6月到12月,中印两国官员举行会晤,分别提出和审查对方提出的边界主张的论据。我方用大量确凿的材料论证中国所指的传统习惯的中印边界线是有历史和事实根据的。但印方主要根据英国旅行家、冒险家的显然不足为凭的材料,硬说“麦线”是中心边界东段的传统习惯线,硬说历来在我国管辖下的阿克赛钦属于印度。由于印方坚持其狂妄主张,毫无解决问题的诚意,使两国官员的会晤也没有取得结果。

解放军新闻工作者在中印边境

1960年8月至10月,为避免边界局势进一步恶化,中国曾反复建议中印双方在官员报告的基础上讨论中印边界问题,但印度却坚持要中国从西段自己的大片领土上撤出,甚至要中国东段撤出位于“麦线”以北的扯冬地区以北作为同意谈判的先决条件,这就断然关闭了和平谈判之门。

那是12.5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啊,相当于一个福建省,中国政府岂能拱手相让?

1961年,中国政府多次向尼赫鲁提出和谈建议,并实行隔离政策,均被一一拒绝。

进入1962年,局势越发紧张起来。

1962年6月,印度军队加快了武装入侵中国的速度,东段已越过“麦克马洪线”,进入西藏山南的扯冬地区。

印军出动廊尔喀士兵入侵中国领土,尼泊尔廊尔喀雇佣军是支战斗力超强的队伍,为印度立下了赫赫战功,但却在中国军队面前蔫了

1962年8月底,印军在中国境内建立了100多个据点。这些据点最近的距中国哨所几十米甚至几米远,形成“面对面”的对峙,有的楔入中国哨所之间,有的还插到了中国边防哨所背后来了。印度军队一步逼近一步,显然要上门来闹事了。

中国备战

有大将罗瑞卿批示的外交部档案。

中国政府和边防部队坚持和平谈判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一贯立场,对印军的不断入侵挑衅和蚕食祖国领土的行径,始终保持了最大的克制和忍耐,采取了一系列避免武装冲突的措施。这就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了印度政府扩张侵略的野心,揭穿了它捏造“中国侵略印度”的谎言,争取了国际舆论的同情。当印军侵占中国领土、频繁挑起边界纠纷时,中国政府指示中国边防部队,必须作好两手准备:力争好,准备好。即在争取和平谈判解决边界问题的同时,必须作好应付印军进攻的准备。

印度总理尼赫鲁与美国官员讨论中国印度危机。印度1962年11月

1962 年 12 月 21 日清晨,当地门巴族人民夹道送别边防部队,藏字 419 部队(第 52 师)政委阴法唐(前一)向支前群众致意

当印度政府大幅度右摆时,中央军委曾适时告诫边防部队,要提高警惕,加强边防,防范印军的进攻,当印军大肆占地设点,步步向前推进,严重威胁中国边防部队安全的时候,毛泽东主席指示:对印军的入侵,决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

1962年,守卫在新疆喀喇昆仑山的中国边防部队,正在警惕地监视着侵入中国领空的印度飞机

当尼赫鲁政府大肆反华,疯狂挑衅,调兵遣将,集结部队,完全堵塞了和平谈判的一切渠道后,中共中央及时作出决定:为了打击印度反动派的嚣张气焰,保卫祖国边疆的安全,创造中印边界问题谈判解决的条件,决定对入侵印军进行反击。中央军委立即对反击作战作出指示:军事指挥工作,政治动员工作,后勤保障工作,务必精心计划,周密组织,切实做好。

指出,此次同印度反动派作战,事关国威军威,务求初战必胜,只能打好,不能打坏。

遵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定指示,中国西藏、新疆边防部队立即进入了战备状态。

为了实施自卫反击作战组织指挥,由西藏军区组成了“西藏军区前进指挥部”指挥成员有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副司令员邓少东、赵文进,司令部副参谋长石伴樵,政治部主任吕义山,后勤部副部长于一星等,主要负责东段指挥。西段,新疆边防部队组成了“新疆军区康西瓦指挥部”,由副军长何家产负责指挥。西藏、新疆边防部队接到中央军委反击作战的命令后,迅速部署兵力,进行紧张的战前准备,迎击印军大规模进攻

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中将(图左)新疆军区副司令员何家产少将(图右)

1961年到1962年9月,印军侵占中国领土4000平方公里。这些据点,有的距我军哨所仅几米远,有的甚至建在我军哨所的后侧,切断了我哨所的后路。西段形成了印军入侵据点和我军边防哨所犬牙交错的对峙状态。

合影

中印战争1962年6月至11月间发生的,位于中国和印度在藏南边境战争,在中国被普遍称为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印度则称之为瓦弄之战(Battle of Walong)。

在东段1962年6月印军又越过“麦线”,侵入西藏山南地区错那县的克节朗河谷,在扯冬地方建立了入侵据点,企图改变“麦线”方向,以线北约11公里的拉则山(印方称“塔克拉山”)嵴作为边界。

藏民为解放军进行补给供应

中印战争最为人注意的是战斗大多发生在罕见而恶劣的环境下,尤其是在高海拔的情形下,不少大规模的冲突都发生在超过4250米以上的高度,中印双方同时也存在着物流和补给不易的问题。这场战争普遍聚焦在陆军的战斗上,因为地形与军事装备的关系,双方的海空军几乎没有能力参与这次战争冲突。

1962年9月17日至19日,印军30余人向择绕桥头我军位哨疯狂挑衅,以刺刀、步枪、冲锋枪逼我执勤战士后撤。

对峙至20日,印军终于首先开枪,打死我军干部1人,打伤战士1人,我被迫还击。双方交火至29日,我择绕桥头哨位主动后撤。印军得意忘形,得寸进尺。

1962年10月8日,印军越过克节朗河,于10日进攻我军各哨所。到20日前,共打死打伤我军边防干部战士47人。在西段边境,印军不断包围我巡逻小组,伏击我运输人员,射击我哨所。印军飞机频繁侵犯中国领空,在1959年至1961年的3年间,入侵进行军事侦察活动就达120余架次。

1962年10月20日至28日是战争的第一阶段。

东线第一阶段-克节朗(河谷)地区自卫反击作战经过要图

1962年藏民自愿组织起来为解放军进行后勤给养

在东段,中国西藏的边防军收复了藏南和达旺地区;在西段,中国新疆边防军驱除了37处据点的印军。10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停止冲突、重开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提议双方从战前边境线各自后撤20公里。印度表示无法接受,宣布印北地区进入“紧急状态”,并在东线的藏南及达旺地区大力增援士兵。

11月16日至21日为战争的第二阶段。

东线第二阶段-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地区自卫反击作战经过要图

中印边境线

11月14日和16日,印军再次于中印边境发动进攻。在东线,中国西藏边防军在东、西段对印军施以反击,至11月21日,中国西藏边防军清除了印军的16处据点。在西段,中国新疆边防军则清除了印军在班公洛地区的据点。由于印度军队在东线藏南、西线新疆失败,印度朝野提议要求美国介入,及国际介入调停。

印军徒步行走于山间

1962年11月14日是印度总理尼赫鲁生日,印军在中印边境东侧的瓦弄发动进攻。1962年11月16日至21日中方转入反击,为战争的第二阶段。

在东线,中国西藏边防军在东、西段对印军施以反击,至11月21日,中国西藏边防军占领了印军的16处据点。

在西段,中国新疆边防军则占领了印军在班公洛地区的据点。由于印度军队在东线藏南、西线新疆失败,印度朝野提议要求美国介入,及国际介入调停。

解放军主力部队向中印边境进发,当时的机动还是以徒步为主

1962年11月,中国边防军宣布停火,自动后撤,此后两国即以麦克马洪线为控制线,并且自行从实控线后撤20公里与印军脱离接触,导致再次“主动”损失数千平方公里领土,但双方争议并未就此平息。

中国政府以亚洲和平和中印友谊为重,对印度的武装侵占活动一直采取克制忍让态度,并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而印度媒体总结说,那场战斗发生在海拔4250米以上地区,又是冬天,印度军队缺乏冬天作战的装备,又深陷中国人海战术的包围。

更致命的是,尼赫鲁和他的国防部长梅农误判了形势,要求部队在中印边界执行“前进政策”,不断安插据点的他们相信中国不会动手,结果伤了心的尼赫鲁在1964年5月去世。将此次战争作以“一个月阵亡3770人”的代价输掉了“天堂门口的战争”。

1962年藏民自愿组织牦牛队,为解放军进行后勤补给。

站前印度老兵向新兵示范枪械操作

解放军记者拍摄印军战俘营

印度入侵中国控制区,中央指示下达:打得要狠,是共产党员表现的时候了

战争中中国还未掌握实际控制权

周恩来建议进行自卫反击作战,毛泽东说不打不成交。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5498号     网站备案号:京ICP15062752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号:京ICP证160547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号:(京)字第07428号

Copyright 2016中档网(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4号工商联大厦B座1502     客服邮箱:zdwkefu@163.com     投稿邮箱:zdwtougao@foxmail.com